最后的最后,我们都懂了

2012/07/11 thinking

小时候喜欢的大拇哥,现在叫何老师,在湖南台阴阳怪气,大笑的时候一脸褶子。 小时候喜欢的金龟子,多少年了,还是那个蘑菇发型,现在看起来总觉得像个妖精。 小时候的鞠萍姐姐,现在怎么开口也不敢叫姐姐,感觉很不敬。 于是,懂得了,美好的事物是经不起成长的。

小时候拍照片,很喜欢”V”的手势,傻傻的喊”yeah”,或者捣乱给别人做个兔子耳朵。 大学了,不好意思摆”V”的手势了,觉得好傻,却又没什么新想法,局促不安不知道手放哪里好。 于是,懂了,成长,我们要开始戒掉很多习惯,而用来替代一时还没有找到。

中学放学,浩浩荡荡一大群同学结伴骑车回家,聊天,飙车,大喊,为了多闹一会,绕点远也甘愿。 大学下了课,回宿舍的回宿舍,忙工作的去忙工作,谈恋爱的谈恋爱。 于是,懂了,嘲笑这个寂寞,嘲笑那个寂寞,其实现在自己才真正经历着寂寞。

中学的时候很叛逆,遇到挫折,和父母吵架就想离家出走,闯荡世界。 大学了,遇到委屈,面对不公,就想往家里跑,躲在妈妈怀里什么也不说,拍拍我的背就行。 于是,懂得了,羽翼未丰的翅膀惦记着飞,展翅翱翔了却惦记着归。

小时候什么事都喜欢争第一:要第一个会写连笔字,第一个骑自行车上学…… 大学后什么事都喜欢往中间跑:不打头阵,不拖后腿,稳稳当当就好。 于是,懂了,前面争议大,后面是非多,平衡的地方还是祖宗留下来的中庸。

中学时老师管得严,过新年不许送贺卡,说一是浪费钱,二是把那些送贺卡的心思用在学习上。然后我们就偷偷摸摸的送:装作不经意的经过,快速把贺卡塞到收信人的桌子里;或者夹在书里以借书的名义传递。人人都成了地下党。 大学了,经过卖贺卡的摊子,都会停留好一会,看了又看然后走开,不是老师不让寄,而是不知道给谁寄。 于是,懂了,有些东西终于名正言顺的时候,反而失去了意义。

中学写作文,第一段亮出观点,第二段用一长一短两个例子论证,最后一段总结升华,呼应全文。常常骂作文是“新八股”,泯灭创造力,然后偷偷摸摸自娱自乐写一些个性飞扬的文字。 大学后,没限制了,憋得脸通红却什么都写不出来,反倒希望有个范例。 于是,懂了,四处喊着要宣扬个性的,往往是最没个性的。

中学的时候只能穿校服,走到哪年龄大的就叫我妹妹,年龄小的就叫我姐姐。 大学没校服,地铁上半老徐娘都管我叫大姐,初中生还喊我阿姨,还得硬着头皮答应。 于是,懂了,实质上,我们早就不是孩子了。

中学的时候能跑能跳都得憋着,能说会唱都得忍着,考试只考语数外史地政理化生。大家都是同一笼包子,看上去一样。 大学里,玩的就是素质,有特长就能独当一面,虽然进来的时候都是包子,但就看哪个包子褶儿多,哪个包子长得像汉堡,拼个性。 于是,懂了,就算自己哪哪都短,关键时刻还是得有一特长。

小时候听过1999年世界末日,惊恐万分。现在我还好好的活着。 大学毕业了,2012的传言四起。想想1999的经历,我决定等2013太阳的升起。 于是,我懂了,人们总是喜欢自己吓唬自己,而吓唬的方式没有任何新意。

以前开学,自己包书皮,用到期末,每本书封面干干净净的,里面却密密麻麻黑压压全是笔记。 大学以后,没有包过书皮,一个学期下来书没用几次,却把表面弄得又脏又皱,而里面干干净净,和新的一样。 于是,懂得了,对于有表有里的坚持应该学学从前的自己。

中学老师上课黑板书写错了或者讲错了,我们会提醒更正。 大学上课,老师弄错了,没人说话,一部分是不敢说,一部分是没什么可说,一部分是看笑话,还有一部分是根本不知道讲得是什么。 于是,懂得了,童言无忌,即使沉默的原因有很多。

中学的时候坚持不住了,想想考试之后就解放了,可以不穿校服,可以睡懒觉。。。苦点也有盼头。 大学坚持不住了,想想毕业,就想到了找工作。想到了工作,就想到了结婚,想到结婚就想到了房子、车子。。。越想越不敢想。 于是,懂得了,未来不仅是用来向往的,也是用来鞭策自己的。

中学的时候给老师起外号,私下里同学都这么叫。 大学了,想给老师起外号,却发现根本不知道老师大号。 于是,懂了,有些幼稚的游戏,已经玩不下去了。

以前学习,一学期一本书,然后还要好好保管,考试前还要重新看。书里的内容多年后翻看,还会有回忆。 大学之后,一学期一本书,用过之后就卖掉,想想自己学过的书是什么样封面,没有什么印象。 于是,就懂得了,有时候,重复让人踏实,新鲜反而让人无感。

中学的时候熬不住了就想再坚持一下,到时候考个大学上上就得了! 大学了,看着自己的专业,看看以前的同学出国的出国,奖学金的奖学金,然后开始骂自己,当初怎么不再多坚持一下。 于是,懂得了,人的确有无限的潜力,如何以现状看从前。

中学时候上课偷摸看个青年文摘、当代歌坛,惬意的不得了。一边看着小说,一遍提防着老师,看的也不亦乐乎。 上了大学,偶然一次经过报亭,买了本青年文摘,给了老板三块,老板说三块五。我问什么时候涨了得,老板说涨了有一年多了。我才发现,大学之后,再没买过青年文摘。 于是,我懂得,是不是有些老友和快乐我们慢慢忘记了?

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想环游世界,后来想赚大钱,后来想有稳定的工作,再后来希望顺利找到好工作。我的梦想在越来越萎缩,却被认为越来越实际,务实。 于是,我懂了,在现实和梦想之间,我们都是从梦想趋向于现实的以至于越来越偏离,等现实满足了,再看梦想,已经远的看不到了。

Search

    Table of Contents